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甲方乙方的博客

人间最美的风景,往往在眼睛看不见的地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在农业社会,一个人有没有田地可能就决定了一个人有没有未来。 在工业社会,一个人有多大的工厂,可能就决定了一个人有多大的未来。 ...... 信息社会,正确与准确的资讯,必定决定了一个人有没有正确的,自己想要的未来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从孔丘看整体中国人——太假、太恶、太丑   

2014-09-29 15:13:10|  分类: 一家之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从孔丘看整体中国人——太假、太恶、太丑

黎 鸣

我曾经多次说过,尊谁就像谁,中国人尊孔丘尊了两千多年,自然,中国人就会特别像孔丘。结论应不应该是如此呢?我认为是。今天,我就这个题目进行分析和论证。

我今年七十一岁,除了前三十年的学习准备,其实我全部的精力都在研究人,首先是

研究我自己,然后是孔丘,再后是老子。之所以研究“人”的原因,是听了老子和苏格拉底的话,老子说: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”苏格拉底说:“认识你自己。”“我知道我自己的无知。”“无知就是恶。”我研究的方法,即我在大学和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学习到的自然科学的方法,我归结为三条:说话尽可能地“真”,直到“精确”;做事尽可能地“善”,直到“准确”;思考尽可能地“美”,直到“明确”,说开来,其实就是从主观的角度尽可能地做到客观地真、相对地善和自由地美。

我就力争用这种自然科学的方法来研究我自己,研究人。我特别选择了孔丘,然后是老子。选择孔丘,是因为中国人尊孔丘尊了两千多年,至今不止;选择老子,是我自己悟到的,老子的《道德经》是一个巨大的人类伟大文明精神的宝库,研究《道德经》就是研究老子。最后可以说,我研究我自己是终生,一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为止,研究孔丘我用了整整四十年,研究老子,我用了最近的二十年。关于孔丘和老子,我的发现的著作基本上已经完成,但关于老子,还需要更进一步深化,老子太伟大,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多做一些升华发展的工作。关于我自己,我还在研究,暂时没有定论。或许,这个定论需要后人去做,甚至与我无关,我只需努力就是了。但对于孔丘和老子,我有定论。关于孔丘和老子的文章,我已经不断地在网上发表,只要大家关注,都能看到。

大体来说,对于孔丘,我基本上否定,不只是否定,而应该是尽力地揭露其假恶丑的本质;对于老子,我基本上肯定,不只是肯定,而应该是尽力地赞赏其真善美的本质。看来这非常绝对、偏激,但我认为,事实如此,真话真说,实话实说。听不得真话、实话的中国人,让他们自然地去吧。对于活人必须尽可能地宽容,但也不能是对于其错误的宽容,错误是不能宽容的;对于死人无所谓宽容不宽容,再宽容,他们也是死人,对他们无害,更重要的是对今天活着的人们负责,对孩子们负责。因此,只需对他们的言、行、思进行分析,如果正确,自然应该给予正当的评价,如果它们基本上都是错误,当然就只能否定。孔丘的言、行、思,确实是中国人假、恶、丑的最大的历史典型,我不能不给予否定的评价。可悲的是,这种假恶丑的典型由于长期以来中国人的盲目地尊崇,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整体中国人的最基本的(假、恶、丑的)品质。看不到这一点,应该看作是对中国历史,也是对每一个中国人自己一生,更尤其是对中国人的下一代的犯罪。

关于分析人的方法,我在前面的文章也谈过,就是考察他的言、行、思。标准就是真、善、美。关于孔丘的结论我非常明确:亲、尊、长,实际上就是假、恶、丑;关于老子的结论:道、宝、德,正就是真、善、美本身。孔丘的错误是显然的:言亲,行尊,思长(官);老子的正确也是显然的:言道,行宝,思德。孔丘的言亲,是言“天命论”、“血统论”、“宗法论”、“人治论”;行尊,是行“极权论”;思长(官)是“想当官”,是思“专制论”。老子的言道,道是真理的抽象;行宝,宝是规律真知的象征;思德,德是逻辑—最高智慧的化身,是自由精神本身。

今天就孔丘来看中国人“整体”的“品质”,同样也只能是假、恶、丑。因为牵涉到的是一个巨大的人类“整体”,如此的“假、恶、丑”,实在可以认为是“太假、太恶、太丑”。能够证明孔丘“假、恶、丑”的是“四书五经”,也包括关于孔丘的《历史》记录,特别是其中的《论语》,我称其为《沦窳》。能够证明中国人“整体”品质的“假、恶、丑”的是中国人全部的《历史》,也包括中国人的大量的文学作品。实际上大家也都清楚,中国人近两千多年来的《历史》,全都是在按照“四书五经”,主要例如《春秋》、《论语》的“逻辑”写作。实际上应该是“反逻辑”。而关于中国人的重要的文学作品“四大名著”,我也曾经论断,它们其实表现了中国人精神的“四大绝望”。

关于孔丘的言假、言伪,我已经有大量的文章进行揭露。质言之,即孔丘的无论“孝、悌、忠、恕”、“仁、义、智、信”,等等,全都是从“礼”出发来说的。有“礼”就有“孝、悌、忠、恕”,就有“仁、义、智、信”,无“礼”就是“乱臣贼子”、就是“叛逆”,就是“礼崩乐坏”。关于孔丘,我有两个“六论”来加以完全的总结:第一个“六论”:“天命论、血统论、宗法论、人治论、极权论、专制论”;第二个“六论”:“一天、二隐、三畏、四非、五常、六无”。我在这里就不继续解释了。孔丘的“言假”、“言伪”是明明白白的。

关于孔丘的行恶,我也已经有不少文章加以揭露,最关键的是“杀人”,孔丘当官三年,至少杀了三次人,而且一次比一次凶狠、残忍、冷酷无情。这就是杀少正卯、杀齐优、杀无辜的鲁国国民(以“堕三都”的名义)。

关于孔丘的思长(官),这甚至都不需要我去证明,孔丘的一生都在为了想当官而忙碌,而奔走,而钻营。教书只是为了当官作铺垫,后来游走于列国之间,也明显是为了当官。而中间做了三年官,却至少杀了三次人。孔丘的“当官”,说到骨子里,就是为了“杀人”方便,因为在他看来,杀人表现了最高的权威。对于想当官的人来说,权力、权威就是一切。

非常明显,孔丘之言,无真理、无规律、无逻辑,许多话都是从常人那里“人云亦云”来的。徒子徒孙们的《论语》帮助他把常人之言变成了孔丘之言。实际上等于集说,然而全都是独断论,既不成系统,更没有逻辑,是一种杂拌的“人云亦云”,但是却欺骗了所有的中国人,一直到了今天,中国的文人们还在无尽地歌颂,真是集体瞎了眼。

整体的“中国人”如何呢?看中国《历史》即足以证明。当然,现在活着的人们还可以从现实之中去进行观察。观察谁?首先是观察当今中国的政府,观察所有的中国官员,然后是观察中国历史上以及当今特别“尊孔”(而想当大官)的所谓名人,最后更可以观察每一个人自己以及自己周围的人们。他们“整体”上是“真、善、美”呢,还是“假、恶、丑”呢?我的结论是后者,大家的结论如何,由人们自己去回答。

问题不同的是,我的结论来自我的题目:从孔丘看整体中国人。由于两千多年来,包括今天,中国人都在痴迷地“尊孔”,所以必然地中国人几乎全都像孔丘。像孔丘的什么?像孔丘的“假、恶、丑”,具体言之,即:言假,行恶,思丑,更具体的自然是“言亲,行尊,思长(官)”。我请大家尤其关注,那些到了今天还特别要求中国人“尊孔”的人们的言、行、思的动向,看看他们是如何来表演他们的假、恶、丑的。

近代中国,有三位著名的文人与我的观点比较相似,他们是李宗吾、鲁迅、柏杨。李宗吾说中国人“厚黑”,鲁迅说中国人“吃人”,柏杨说中国人“丑陋”。我集他们之“大成”:整体中国人不仅“厚黑”,同时“吃人”、同时“丑陋”。具体言之,“厚黑”的是说话,是政治,是信仰,总的特征是“不真”;“吃人”的是行为,是经济,是“礼”行,总的特征是“不善”;“丑陋”的是思考,是文化,是没有最基本的人的逻辑智慧,是没有精神自由,总的特征是“不美”。总之,这种“不真、不善、不美”,用孔丘自己的词汇来说,即是“不仁、不义、不智、不信”,也是“无仁、无义、无智、无信”,自然就更是“假仁、假义、假智、假信”。

正是因为孔丘“假仁、假义、假智、假信”,所以中国人“整体”也必然而只能是“假仁、假义、假智、假信”。今天的中国人还要坚持把“尊孔”的“假仁、假义、假智、假信”的历史戏剧继续演绎下去,这只能说明中国人“整体”真是“假、恶、丑”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,他们要把“无仁、无义、无智、无信”的中国传统儒家黑暗的精神“牢底”坐穿,一直到这整个民族的中国人彻底从地球上灭绝为止。作为也是一个中国人,我的悲哀是难以表达的,我只能学习老子,把他的《道德经》继续更真理化、更规律化、更逻辑化地写下去,直到它在全人类之中的发扬光大,成为全人类的新文明的《圣经》,而以此聊表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仅剩的自我安慰:毕竟在中国,还出现了一位人类中最伟大的有思想的“人”。

最后,不能不再说几句,我说的是孔丘和整体的中国人,而不是其他的某个中国人。我的亲们应该懂得反思,深深地质问自己,自己是什么人?但却千万不要自己对号入座,以为我在说的“无仁、无义、无智、无信”,正就是指着具体的您,其实,真正您的“言、行、思”是什么,只有您自己能够回答,别人无法回答,因此,千万别大动肝火。情绪化无论是对于言、行、思,还是对于人们自身的生命,都是非常有害的。当然,如果你认为自己能够有资格代表中国人的“整体”,那当另说。然而,在今天的中国,谁有资格代表“整体”的中国人呢?我基本上认为没有任何谁,能够具有这种资格。

中国人的“整体”,其实是一个巨大的“混沌”,可悲的是,这个巨大的“混沌”带有明显的孔丘的个人色彩。造成这种恶果的根源,即在中国人全都非常盲目地“尊孔”,连孔丘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,完全就只有“人云亦云”,“人行亦行”,“人思亦思”,这个“人云”、“人行”、“人思”其实就是“子云”、“子行”、“子思”,所谓的“子”,就是中国传统“人云亦云”了两千多年的“圣人”孔子。中国人从生下落地,就已经开始被“子云”、“子行”、“子思”的浓厚的“酱缸”环境洗脑了,而直到长大、成熟,甚至直到死去,也都不知道,自己的脑袋根本就不是“自己”真正自然而然天赋的“人”的脑袋了。可悲呀,可悲!!!中国人全都在不知不觉的过程中丧失了“真、善、美”的精神,而莫名其妙地堕入了“假、恶、丑”的传统历史的精神“黑洞”之中。这全都是中国人长期以来盲目“尊孔”的“文化传统”所必然造的“孽”呀!

挽救中国,挽救中国人,挽救每一个中国人自己,最重要的路,仍旧在首先认识你自己,而想要真正认识自己的最重要的路,即必须认识中国人“整体”的自己“尊崇”了两千多年的孔丘及其儒家。因为正是孔丘的“言亲的人性、行尊的人格、思长(官)的人品”从根本上塑造了中国人的“整体”,使之“太假、太恶、太丑”。这正就是我今天文章的结论。(2014,6,25.)

从孔丘看整体中国人——太假、太恶、太丑 - 黎鸣 - 黎鸣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